飘渺D眼泪

温瑞安:

温派小编按语:今天是温凉玉小盆友14岁西历生日!祝小玉:生日快乐!开心健康!


温巨侠:祝阿玉仔:名成可以利就,胆大切勿妄为;人善不允人欺,得势能夠饒人;过高人孤立,过洁世同嫌;得些好意须留手 ,做人记恩不记仇。世上只有妈妈好,媽好因为爸顶住。友情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全部可打包。好事多磨可成双,情义难全自作孽。人材可以并得,财色可以兼收,亲情友情爱,健康最重要!特别写给大儿子凉玉“温氏家训”:唯大英雄能本(好)色,是真名士自(不)風(下)流!(笑脸)(笑脸)(笑脸)


今之侠者:不作庸庸


文:温瑞安 

 


       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旬到九十年代中期,华文出版界(尤其在台湾)推出了多位学者、评论家对武侠传统、武侠文化的探讨和专论,大抵,内容是围绕着“侠是什么?”“什么是侠?”,从而精研、分析、探源、考据、引申、援例、解构、重建乃至涵盖定义;然后作出了定论:



什么才是真正侠的文化?什么人才是大侠?什么行为才算符合古代的侠行?什么才真的是武侠作品?甚至作出结论,归纳出什么才是武侠文学,其他的只是糟粕;什么作品才是承接了传统侠文化精神,把其他方式的尝试视为另类甚至不入流的“反叛行为”。



        这种论析不乏精见,有不少是博士论文级数、大师风范的经典文章。可是,问题是,这对武侠创作风气没有好处。坦白说,主题先行,或理论教条引导创作的这类风气,一味对真诚认真的创作加以疆镇羁绊,禁制束缚,而非予以因势利导,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的新世代,根本就是行不通的,甚至新世代的创作人也完全不放在眼里。



你可以夸夸而谈,滔滔不绝,旁征博引,深奥精辟,例举三千年文化,五千年文明,三百年经典,五十载作品,但就是没办法从此朔造出另一位武侠大宗师,新一代领导群伦的大侠来。



就算有,交得出人品,也交不出作品来;交得出作品,也够不上极品,当真有超凡脱俗、卓越不群的极品,恐怕他们自己也不承认写的是武侠作品。



恰恰在那武侠理论凌驾于武侠创作的十五至二十年里,武侠创作正是百家争鸣之期已到荼蘼,高潮刚过,大师凋零,好的武侠创作人因勇于尝试,早给理论家打得抬不起头来做人,而作品也正好因而欠缺了发表园地,或缺少关注,宁可变成“身兼力行”的街头演武者(直接说:就是流氓)也休想当个纸上烟云的大侠了。



        光是理论没有用。真正的艺术大师,不管音乐、绘画、雕刻、文章,到底不受既定理论所约束,最后却由他们作品的成功发展为另一套艺术理论来。近年来武侠文坛又雨后春笋,各试刀锋,笔者还是宁愿看到武侠文坛百花齐放,甚至杂草丛生也无不可,何况,百草之中也有不少是珍贵草药,对痼疾有起死回生之 能。



坦白说,个中也有不少作品,一味强求标新立异,形同梦呓,不知所谓,连一向尚新好创的笔者也不敢苟同。但有突破之志,总比闷死的好;持创新之心,总比因袭者强。



         宁为不通,不作庸庸。没办法,写文如做人,宁冒剑锋,不为不公。



(本文原刊于2008年年中南方都市报)


评论

热度(78)

  1. 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雪初一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小鲜肉遇到三爪兽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一烂还有一烂烂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招财猫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車厘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你到底说不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彼岸花精灵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飘渺D眼泪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几世情缘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东方东的东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蓝哦末哦蓝哦未哦蓝哦天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4. 容颜为谁画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5. 孙其自然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